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女性传奇 > 近代女性 > 政商女性 >  正文

国民党女间谍:苦练铁头功手劈木棍后蜂蜜涂手保持细嫩

2013-10-18 17:04:04 出处:凤网/今日女报 0人参与
台湾国民党女特工余美慧受训3年多,擅长铁头功,还可将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等功夫也样样精通。3年间,她每天上午学习广东话与英文,还上情报专业课,其他时间则练功。她所说的“练功”,也与武侠小说里的“练武”颇为类似。……

   女特工 x女特工 台湾女特工 女间谍 谍战剧

    台湾的间谍特工系统,延续了国民党在大陆时,由传奇人物戴笠一手打造的体系。戴笠1946年在南京死于空难后,其所创下的“军统”虽在台湾绵延发展下来,60多年来却从未出过什么特殊人物,也没做出过特别的大事。

  3月初,台湾《中国时报》以独家专访的形式,刊出“铁头功杀手级情报女超人”的专题报道,以整版的篇幅,对台湾女特工的“威武”形象大加赞扬。但对情报界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所谓的“情报女超人”,其实根本贻笑大方。

  只是基层特工中的外围分子

  报道中的女情报员余美慧,现年89岁,1962年授少尉军衔,1982年以中校官阶退役。

  报道中称,1971年,台湾“国防部情报局”(后与“国防部特种情报室”合并,组成“军事情报局”,简称“军情局”)曾训练4位“武功高强”的女性情报员,专责“行动制裁”,代号为“四一工作队”。余美慧就是这4人之一。

  据她说,自己受训3年多,擅长铁头功,还可将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等功夫也样样精通。3年间,她每天上午学习广东话与英文,还上情报专业课,其他时间则练功。她所说的“练功”,也与武侠小说里的“练武”颇为类似。她说,每天清晨,她们会穿上几十公斤重的铁砂上衣,从台北市最北端的北投区跑到台湾北端的阳明山;夏天,到了正午11时,教练会准备4张榻榻米,先铺上7床棉被,在太阳底下晒烫,等吃完午饭,就叫她们换上短汗衫,盖着棉被睡午觉,这叫“蒸骨”。“刚开始哪睡得着,难过得好像有1万只蚂蚁在身上爬……蒸完骨,每人得喝四大杯蜂蜜水,喝不下,教练会逼着喝。那时没有女性保养品,教练规定每天要用蜂蜜涂手保养,这样才能让女生的手比较细白,不会被看出有武功。”

  但对照余美慧提供给报社方面的照片,她似乎完全与“女超人”三个字沾不上边。虽然照片中的她能“手劈木棍”、“用筷子射进木板”,但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武功”。“劈木棍”的照片中,那根木棍的直径也不过四五厘米左右,还有一位男特工用脚将其压在长板凳上,另一端伸出凳子约1米,普通壮汉都能用手将其劈断,任何一位学过跆拳道等技艺的女士,也都可以空手击破三四厘米厚的木板。

  出身背景也成了余美慧的“破绽”之一。据台湾特工界人士透露,戴笠曾立下规矩:要对特工人员的身家进行绝对细致的调查,不能随便招人就用。过去,蒋介石身边的侍卫大多由戴笠训练,几乎全是与老蒋同乡的浙江籍子弟兵。蒋经国接班后,台湾已没那么多浙江子弟兵,其所用的侍卫就大多是金门人,因为蒋经国对金门人“放心”。可见,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到特工系统的。

  余美慧却这样描述自己“入选”的过程:“我是南部乡下人。亲戚在情报局工作,问我要不要去学体育、英文与国文,(学完后)工作由国家安排,但没有提‘情报’二字。我想这就等于念大学,于是报了名……到台北情报局测试时,(我被)吓一跳,有20多人,有人就坐在地上抽烟,嘴唇黑黑的,也有人是做酒女的。”这段话,足可证明余美慧当时所参加的,绝不是什么正式的情报人员考试。一来,对核心情报人员的招募绝不会瞒着报考者,而假借“学体育、英文与国文”之名,二来,更不会允许“酒女”报考。

  如此看来,余美慧其实只能算情报界最基层的特工,甚至是其中随时可被抛弃的外围分子。在世界各国的情报战中,这类角色比比皆是,台湾却将她们当成宝。她甚至将谍报人员最基本的“一日成为谍报员,就应终身如影子般不为世人所知”的沉默原则抛在脑后,大大咧咧地将自己曝光在媒体上。仅从这一点来说,她就根本“不及格”。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