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女性传奇 > 近代女性 > 政商女性 >  正文

揭秘毛泽东母亲文素勤:三兄弟中毛泽民受母亲影响最大

2013-12-11 11:52:19 出处:凤网综合 0人参与
在以往的党史资料和文学作品中,人们只看到毛泽东的母亲叫“文七妹”。在《毛泽东自述》中,美国记者斯诺注释了毛泽东本人的口述:母亲“在娘家的名字叫文其美”。这个“文其美”其实正是“文七妹”的谐音。“文素勤”这个名字从来没有人提过。……

  文七妹 毛泽东母亲 民国 毛泽东父母 毛泽东的女人 民国女人

文素勤和三个儿子毛泽东、毛泽民和毛泽覃

    从一份档案追问毛泽东母亲的真实名字

  在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史档案馆,当作者耘山第一次看到毛泽民代毛泽东填写的《个人履历表》中,称母亲叫“文素勤”,感到非常惊奇。

  在以往的党史资料和文学作品中,人们只看到毛泽东的母亲叫“文七妹”。在《毛泽东自述》中,美国记者斯诺注释了毛泽东本人的口述:母亲“在娘家的名字叫文其美”。这个“文其美”其实正是“文七妹”的谐音。“文素勤”这个名字从来没有人提过。为此,耘山曾向父亲曹全夫、舅舅毛远新、姨妈李讷,以及姨妈李敏的儿子孔继宁等询问,并与有关党史专家进行过探讨。大家除了惊奇,也只有推测:

  毛泽东的母亲出生在一个以务农为业的小康之家,因在同族姐妹中排行第七,故称文七妹。但她的三哥文玉钦稍通文墨,在家开设蒙馆,课读乡间子弟。他给姐妹们起个文雅、悦耳的名字,也并非没有可能。

  旧时,由于封建传统的影响,女子嫁到男方后,一般只称其姓氏,久而久之,真正的名字反而很少被人提及。对于子女,特别是年幼的或不常在家的孩子,不知道自己母亲的真实名字,在当时也是比较普遍的现象。

  当年,毛泽东在韶山冲生活的时间并不长。他童年时代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唐家(土乇)外婆家度过的,直到8岁时,父母才把他接回韶山入私塾读书。17岁时,他又离开家乡外出求学。在当时的情况下,毛泽东不知道母亲的“大名”,也不足为怪。

  毛泽民则不同。他自幼生活在父母身边,一直在家乡务农,照料父母,直到25岁才走出韶山冲。毛泽民又与唐家(土乇)的七舅、八舅来往甚密。特别是母亲生病的那几年,他陪母亲到长沙去看医生,经常为母亲求方抓药。相对于毛泽东而言,他对这个家庭以及父母的情况,有更多时间、更多机会了解清楚。自然,他也最有可能得知母亲的真实名字。

  韶山文氏研究专家解读“文素勤”

  为了对“文素勤”这个名字一探究竟,2007年春,本书的两位作者一起到韶山采风时,韶山毛泽东纪念馆的夏佑新馆长为我们推荐了刘胜生研究员。

  时年68岁的刘胜生是湘乡文氏家族的研究专家。当得知,耘山从莫斯科找回一些珍贵的档案资料,毛泽民称母亲的名字叫“文素勤”时,刘胜生不假思索地认同道:“如果这个名字是毛泽民自己填写的,应该没有错,应该是准确的,应该相信他。”

  真没想到,像刘胜生这样一位长期潜心研究毛泽东外家历史的学者,竟一连说了三个“应该”,这样痛快地认可了“文素勤”这个名字。

  耘山连忙打开笔记本电脑,将毛泽民亲笔填写的《履历表》给他看。毛泽民的手迹一下子吸引住刘胜生,他从头到尾仔细地浏览着,还习惯地念出声来:

  “毛顺生……湖南省湘潭县西二区韶山南岸村……”

  “文素勤……湖南省湘潭县四都太平垇……”

  “对的,对的,这两个地址都是对的!”刘胜生解释说:“现在,许多地名都变了,我们现在所说的湘乡县唐家(土乇),当年就是湘潭县四都太平垇。这两个地址,毛泽民填的一点都没有错。”

  当我们向他探讨“文素勤”的名字时,刘胜生赞许道:“‘素勤’这个名字很好,体现了文家的家风,也体现了文家的家庭文化。”

  刘胜生若有所思地在手心中写了一个“素”字,接着又写了一个“勤”字,兴致勃勃地说开了:“素代表朴素;勤代表勤劳。在旧时的农村,长辈给女孩子起名字,一般都用:秀呀、花呀、春呀、兰呀的,用草字头芹或琴棋书画的琴也很普遍,很少有人用勤劳的勤。这个勤一般都用在男人的名字中。”

  我们又向刘胜生请教说:“为什么毛泽东不知道自己母亲的名字,而毛泽民则如此郑重地填写在共产国际印制的履历表上呢?”

  刘胜生笑了。他说:“毛泽东没有说,但不一定不知道。因为提起文七妹,大家都知道,在家乡都是这样称呼的。而文素勤这个正名却比较绕口。在旧社会,女人不出门,不外出做事,也不做生意,即使有正式的大名也没有什么用,甚至不被人知晓。”

  他举例说:“在湖南农村,女孩子一般被称为妹或是嫚,像文六妹,文七妹;到了中年,则被称为妈或嫂,像你(耘山)的外婆王淑兰,她明明是毛泽东的弟媳,毛泽东却称她为四嫂,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妇女到了老年,又被称为。毛泽东的母亲生在清朝末年。随着社会的不断开化,那时,有文化的农村人家,已经开始给女孩子起名字了。甚至,女人出嫁后,有文化的丈夫给新过门的妻子起名字的情况也不少见。”

  听了刘胜生入情入理的分析,我们感到他的解释的确很有说服力。

  第二天,刘胜生又将他长期搜集和研究的有关毛泽东外家的资料复印给我们看。仔细阅读这些珍贵资料,我们的思路渐渐开阔起来。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