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女性传奇 > 近代女性 > 政商女性 >  正文

宋美龄蒋介石:先结婚后恋爱 越老越情浓

2014-01-20 15:31:34 出处:凤网综合 0人参与
婚后,蒋宋二人的感情更加深厚,有时说些闲话也不避人。有一次随从秘书汪日章随他俩由镇海飞机场坐黑色特长轿车去溪口,在80分钟行程中,他们谈笑风生。宋美龄还和蒋打赌说:“谁先看到江口塔,谁就赢。”不一会儿蒋说:“我先看见了。”宋接着说:“我老早就看见了。”不认输。……

宋美龄 民国 民国美人 宋美龄一夜风流 宋美龄灌肠 宋美龄蒋介石

宋美龄和蒋介石

蒋介石与宋美龄的爱情与婚姻,一直以来被视为近代史上最有影响的一件事。根据多位蒋介石、孙中山先生研究专家所著多本传记的记载,蒋宋之初次见面应该在上海,宋子文在上海莫利埃路孙中山家里举办社区基督教晚会,蒋介石首次见到了宋美龄。蒋对宋美龄的美丽、大方、出众的谈吐和绰约风姿,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但蒋之决定对这位美国学成归来的“新女性”展开追求,则在1922年或1923年,孙中山蒙难广州后,蒋介石亲往主持,其后宋美龄应孙中山宋庆龄夫妇之邀来广州玩,蒋遂开始对宋美龄展开追求。

此间蒋介石日记多有记载的则是他对陈洁如的念念不忘,若蒋之追求属真,则蒋此时之真实心态颇难考量,基于爱情还是基于政治。

但从宋家兄妹谈述此事的记录可知,蒋介石向三小姐求婚时,宋家曾召开家庭会议,热烈讨论美龄该不该嫁给蒋总司令。宋母倪太夫人不赞成这桩婚事,她的理由是蒋不信耶稣基督,且结过婚;宋家另两个反对者是庆龄和子文,他们认为蒋日后的成败犹在未定之天,不一定能为美龄带来幸福;不过,孔夫人宋霭龄则积极推动婚事,她力排众议,坚信蒋的前途不可限量。宋大小姐是个极精明干练的人,她知道蒋有多少斤两,她已预知蒋的辉煌前景,蒋成功之日,即是宋家扬眉之时。

此事最终之选择,则全是宋美龄之判断。据宋美龄的秘书张紫葛所著《在宋美龄身边的日子》一书透露,张曾当面述诸种流言以询问宋美龄之婚姻真相,宋美龄吐露蒋在1922年开始追求她,大姐宋霭龄初时也曾附和母亲一道反对这桩婚事,但后来被宋美龄说服:“这桩婚姻自始至终都是我自己做主,与阿姐何干?至于蒋介石和我结婚是为了走英美路线,那更是天大的笑话……”

蒋家方面,则据蒋纬国在其口述回忆录里记述,其养母姚冶诚对此事似亦有推动:“北伐到了一半,发生宁汉分裂,这时候我和父母亲寄居在上海朱姓朋友家。朱老先生的太太是我母亲的姨母,向来父亲有事都住在朱家。朱老先生也非常爱国,他从事房地产生意,同时也开设了一家上海最大的火柴工厂,我们经常住在他们家。那年在朱家的三楼阳台上,父亲母亲分别坐在大理石圆桌两旁,我站他们两人中间。母亲对父亲说:‘我能够帮你的忙到此为止,今天的问题是出在广东帮身上,如果你要继续革命,你就得把广东帮团结起来,否则恐怕就散掉了。’父亲说:‘你的意思要如何整合呢?’母亲说:‘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现在革命的成与败就在一个人手上。现在宋家老太太与三小姐正在东京,如果你愿意,我跟你就在此地分手,你去找孔家大哥(孔祥熙),请他陪着你到东京向宋老太太、三小姐求婚,如果你肯这样做,重新把广东帮整合起来,那么以后的革命还有希望,我能够帮你的忙就到此为止。今后是建国的时候,需要学术的帮忙,多过于冒险犯难。你如果愿意,就把孩子交给我,我一定把他培植为可用之人,或者你要带去也可以。如果你把孩子交给我,我就把培养这孩子作为下一段的革命事业,我惟一能帮你忙的就是这件事。如果你要把孩子带去,我就重新开展我的革命工作。’父亲听了以后说什么都不肯,最后母亲就用了一个杀手锏,她说:‘我没有想到你对革命工作还犹疑不定。如果你不想革命,我要革命,我们还是得分开,我做我的事情。如果你想革命,就照着我说的去做,我们理智地分开,如果你不革命,我们就是情绪性地分开,我继续去参加革命,你走你的。’父亲被母亲如此一说,也没什么好选择的了,就对母亲说:‘照你说的,要如何做法呢?’母亲说:‘你赶快去找孔大哥,他会陪你去的。’就这样,父亲到了日本。当年十二月父亲就和宋美龄女士在上海结婚。”

蒋的另一位夫人,陈洁如则远涉美国,据陈洁如晚年回忆,蒋当时劝她体认大局:“退让五年,让我与宋美龄结婚。俾能获得必须的协助以继续北伐,脱离汉口而独立。这只是一场政治婚姻。”陈洁如黯然同意暂时“赴美进修”,但此后她再未能进入蒋家大门。

看来,最终两人之牵手婚姻,固有家族之人做幕后推手,亦是出于两人相慕之真情。但此桩婚姻之“政治”性亦不言而喻。

1927年12月1日,蒋介石、宋美龄正式在上海结婚,新郎实岁四十,新娘三十岁。当天,上海《申报》刊登了两则启事,一是蒋宋联姻,一是蒋介石的离婚声明,声明称:“毛氏发妻,早经仳离;姚陈二妾,本无契约。”

《蒋宋情与爱》(根据蒋日记整理)作者东华大学教授陈进金说:“很有情爱的一段话,在他(蒋介石)日记里头写出来,甚至我还在《爱记》里头看到一段比较有趣的,12月1号结婚,结果12月2号他整天都在新房没有出来,蛮有意思的,他甚至在他的日记上写道:乃知新婚之甜蜜,是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比拟的。”

“因为白天负责军国、党国大事的运筹帷幄很无聊、非常地苦闷,他晚上在跟夫人睡觉前,他们甚至还会谈谈,讲一些鬼故事,他在里头(《爱记》)就讲,跟夫人讲一些鬼故事,所以他可以来排遣,一足以遣怀,说可以来排除空虚苦闷无聊的情形。”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