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女性传奇 > 现代女性 > 学界领袖 >  正文

严仁英:快乐女生的成长史记

2015-12-09 15:36:36 作者:徐行 0人参与
从严氏女学到中西女中,从南开女中到清华大学,直到27岁时在协和医学院毕业,从一个大家闺秀成长为一个新式读书人,从一个贪玩儿的女孩子成长为中国围产保健之母。严仁英的成长轨迹,正是近代中国社会变迁中女子教育发展的一个精彩缩影。……

严仁英 协和医学院博士 中国著名妇产科 妇女保健专家

“我6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生下7个孩子,4个女儿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正是爷爷先进的教育思想才能使我们受益。”100年前,严仁英出生在天津西头的一个大家族中。她的祖父是被誉为“旧世纪一代完人”的南开学校创始人——严修。

从严氏女学到中西女中,从南开女中到清华大学,直到27岁时在协和医学院毕业,从一个大家闺秀成长为一个新式读书人,从一个贪玩儿的女孩子成长为中国围产保健之母。严仁英的成长轨迹,正是近代中国社会变迁中女子教育发展的一个精彩缩影。

严家长房的四妹

天津城西北角附近有一个严翰林胡同,因中国近代教育先驱严修(字范孙)家在此而得名。当时,天津人称此地为西头严家。1927年《新天津指南》刊出的私宅电话中,“严范孙宅西头”刊登了两个电话号码,分别为0034和1680(你没看错,那时的电话号码为四位数,全市用户已有1万多)。

按严氏家谱所记,自严修七世祖严应翘于清朝顺治年间经商北上津门,即定居于文昌宫以西四棵树之地。严家老宅前门在严翰林胡同,后门在贞女大街,斜对倭瓜园胡同,东临小石道,西边隔粉坊胡同,为东、西四棵树胡同。严家大院共有七大片院落,每个院落组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小院,院落之间由若干条甬道连接。除住房之外,还有门房、车房、账房、书房、大小客厅、厨房、礼堂、浴室、画室、库房等,共计116间房屋。这其中,就包括后来成为南开系列学校滥觞的严氏家塾和严氏女学,成为近代中国的“文昌”之所。

1913年11月26日,严仁英出生在严家大院。因其父严智崇正在英国,祖父严范孙为其取名为“严仁英”。严仁英为严范孙长子严智崇和长媳郑瑞壹的第6个孩子,也是严家孙辈第18个孩子,在同辈女孩中排第4位。虽然母亲习惯称之为“小英”,但在哥哥姐姐眼中,刚出生的“仁英”就是严家的“四妹”。

5岁时,小英进入了自家的豢养园(即幼稚园,古语“豢养”不惟有饲养动物之意,也有养育、供养之意)学习。豢养园招收的儿童年龄在4至6岁,相当于现在幼儿园的中班和大班。据严仁英的二姐严仁清在《祖父严修在天津创办幼儿教育的回忆》中介绍,当时豢养园的小孩主要是附近的邻居及严氏亲友的子女儿孙,自然也包括像小英这样严家的适龄儿童,名额在30人左右。严氏豢养园为半日制,每天的活动时间为上午9点至11点30分。为此,严修专门为孩子们修建了一间高大的罩棚,作为活动室。在活动室的旁边另辟了一间房屋,为儿童分组活动及教师休息之用。上课时,来自日本的女教师教孩子们唱歌、画画、学儿歌。那时的游戏,既有“猫捉老鼠”、“老鹰捉小鸡”等今人熟悉的儿童游戏,也有拔河、套圈等竞赛游戏。

当年,一首“公鸡打鸣咕咕根儿,家雀儿叫唤吱吱吱”的儿歌从严家大院传播出去,在京津两地广为流传。小英也会唱“抬头一看,窗户纸白,快快起来,快起来,洗净了脸,洗净了手,父母面前问早安”等礼貌歌。负责教儿歌的老师中,还有后来成为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夫人的韩咏华。70多年后,韩咏华从美国回北京定居,在她93岁寿辰之时,当年在严氏豢养园的女弟子严仁英和其表妹卢乐山曾前来祝贺。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